夜微凉

来源: | 浏览量:14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2-07 05:27

石涯上,字迹不再明朗,天空中,似乎很是凄凉,儿时,天空的雄鹰,不知去往何方,呆在自家的院子里,看着陪伴我成长的小白杨,静静的失神观望,它在冬日里,随风摇曳,孕育的新芽安静的冬眠,树枝上三三两两的小麻雀叽叽喳喳的不知再说着什么,似乎说说对现状的不满。

我不是一个文艺青年,我有点口无遮拦,我有点散失语言能力,我有点复古,我有点不自然。

寂静的夜里,远处传来了狗的狂欢,遥相呼应,响遍整个村庄,炕头前,骨瘦如柴的爸爸,嘴里叨叨不停的说着什么,似乎从他嘴里能听到我心中的怨言,他的爹爹不休我已成为习惯,古老而又千篇一律的语言,似乎已经变成我这个90后的和旋,成长路上给我不停的演奏歌唱,虽然唱不出新奇的模样,但是还在不停的演讲。我笑而不语?我痛而不泣?我想反驳争吵喧闹,最后不知那根神经让我安定自然。

我抽着烟,听着能听见的,看着能看见的,手里不停的敲击键盘!甚至我都不知道我在敲击什么,是敲击麻醉的心灵?是敲击寂寥的夜空?

白天,四年一次的同学聚会,没有带给我任何波动,只记得耳边一片嘈杂,只看见地上乱七八糟,纸屑酒瓶代替了青春的狂热,包间里,歌声肆意飞荡,角落的卫生间,还有几个呕吐的青春伙伴。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,笑着哭着,无法用语言释放,我听不见我的心跳,我看不清自己的嘴脸,过来一张张相识而又叫不出名字的嘴脸,冲着我打招呼寒暄,我都不再记得。

花落无声,花开无迹,是谁把杂草当成郁金香?

褪去童真的我们,谁还会怀念当初的开裆裤,谁还会在意同行路上的那棵小白杨?都在扯淡,酒水烟头,还有闪耀的灯光,嘈杂的歌声不再纯净,推门进来的服务生眼角带着异样的目光,心灵被蒙上层层叠叠的雾气,不是仙境,是污浊的沼气。

夜,微微凉,繁星点点,空气冰冷,就这样,我要准备入眠。

一首歌,一段故事,一段历史,一些时间,一些面孔,我们渐行渐远,随着朦胧而又充满诗意的时光,定格在繁星点点的夜空,这是些无厘头的心境,没有开头,没有结尾,沿着这条时光的路永远不会循环往复。

夜很冷,心很空。

作者:残云枯草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murtisblog.com/p/q/409533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